Toothbrush

写给拉我入坑基友的小黑屋pwp
以及感谢太太的鼓励 不要脸的发出来了 哈哈哈
小学生文笔 自娱自乐 斗胆艾特一下太太@蔷薇柠檬 

密里本德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着密里本德的“同意工程学”,可以在人口中培养起对现状的顺从态度。同时部分制度也参与了营造有利于资本主义延续的意识形态气候,这尤其体现在教育制度上。密里本德认为教育主要是一种阻碍社会变革的现象,因为教育体系在每一代人那里都会被反复用来创造有利于统治阶级利益的总体意识形态。而教育所带来的流动性在改变阶级划分方面也没什么作用。因为即使社会流动性远大于实际的情形,整个阶级仍将维持其原来的基本结构。“即使把一种较具体‘精英(meritocratic)方式的升迁路径嫁接到现存的经济体系中去,也只能保证许多工人阶级出身的人能够上升到现存阶级体系的上层。这种结果或许是怡人心意的,但他你就把现存的阶级体系变成另一种不同的体系。’
因而教育更多的只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对于社会大众来说,通过教育来实现阶级流动是十分有限的,密里本德认为大部分流动都是“小幅度的”,即阶级体系中毗邻地位之间的流动,很少存在“大幅度”的流动。